布衣三字迷:丽江"反杀"案女方家属

文章来源:听书阁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2月15日 15:36  阅读:5069  【字号:  】

这节是政治的第一节课,老师先自我介绍了一下,然后把我这个课代表叫了起来,质问我为什么不去叫他,我只好用忘了回答。

布衣三字迷

小学的时候,一次,老师让我去办公室帮她拿东西,但那次我找不到,那时,老师无意说了我句:你怎么这么笨啊。可能那时是无心的,可在我心里,老师的这句话已经伤害了我幼小的心灵,我已经把自己定格成了一个什么都不会的笨小孩。

印象最深的是一个星期天的下午,天下着倾盆大雨,爸爸送我上英语辅导班,为了不让我在电动车上淋雨,就把雨衣给了我,到了教室后我发现我的衣服干干的,而爸的衣服上全是水,当时我的眼角也湿了,他让我感觉到什么是父爱如山!

我慢慢地爬到了火车头又高又深的地方,就在我洋洋得意的时候,一分神脚下一滑身子突然下坠,把我的头卡在栏杆的上部,更令我万分恐惧的是我的脚下也空空如也。我坠在那里又着急又害怕,脑子一片空白,只剩本能的拼命大叫:救命呀,救命呀。叫了几声也没有回应,就在我绝望又恐惧的时候,我感觉的我的脚被一双有力的大手往上托,我拼命的扒着栏杆爬上了上去低头一看,看到一位陌生的叔叔对我笑,只听他当时说:小姑娘,下次要小心点呀。我还没有来得及说声谢谢他就转身走了。

2009年夏,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。那一天的太阳是那么热烈,有多么热已记不清了,总之在记忆里热的透不过来气,是没有风的。只记得我独自顶着热浪缓缓的走,百无聊赖的踢着脚下滚动的石子,刺耳的蝉鸣连绵不断,无法直视的日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下斑斑点点的阴影。不知怎么地,脚下突然传来一阵玻璃破碎的声响,明晰清脆,然后我模糊地觉得左额角传来一阵阵刺痛。我下意识地捂住头转身跑回了家,当我喘息着对着镜子查看伤口时,心中瞬间弥漫着浓浓的恐惧。只见左额角正中央冒出了一个血淋淋的痕迹,醒目刺眼,丑陋无比。渐渐溢出的血顺着眼角一点一点的向下流淌,我害怕的哭了。

安排好时间,爸爸就带我去了机场,当飞机起飞以后,向飞机的窗外望去,看到了蓝天、白云、还有那些像小蚂蚁一样的汽车,我的心情别提多兴奋了!感谢爸爸以这样的方式完成了我飞翔的愿望,我真的好幸福!

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,比如很多人会忘记自己早上开门是用左手还是右手,会忘记吃饭会先夹的是那盘菜,洗完澡是先擦干头发还是先擦干身子……太多太多的事,被我们忽略,因而,我们愈发觉得生活无聊而空虚。




(责任编辑:刀罡毅)